一线测井工程师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5-08-14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第一勘探局 作者:魏 建 字号:[ ]

                                                     

     一九九三年七月末,一个人,一张派遣单,一卷行李,乘着火车,从学校来到了中煤一局一二九勘探队。
  初到队里,因为所学专业是地球物理勘探,便被分到了物探分队从事测井,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加上当时地质勘探任务少,测井工作量就很少,很快就待岗放假回家了。
  当重新走上测井岗位已是一九九九年了,这时心想,工作来之不易,一定要努力工作,是为了单位的繁荣,也是为了自己的发展。
  当时,队里开始进军煤层气市场,在那时煤层气还是新生事物,有的地质人员甚至还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而我主要从事仪器的操作与维修这个岗位,而测井设备是八十年代初从美国引进的数字测井仪蒙特,据老师傅们说,刚引进时,其它地质单位还没有数字测井仪,相比较,数字测井仪具有地层物理信息保存完整,失真度小,数据便于保存和处理,是测井的发展的新技术,新方向。但由于数据量大,测井速度反而没有模拟仪快,数字测井反而不受本单位基层工程人员欢迎。煤层气勘探在国内是新技术,在美国已经成熟,按照美国技术要求必须是数字测井。而现在蒙特数字仪反而是一块招牌,由于数字仪由美国引进,结构复杂,我立即搜集相关仪器资料,对仪器系统进行研究分析,一到办公室就埋到资料堆里,拿着图纸对照实物,有疑问就记下来,请教老师傅,自己又对系统重新描绘结构图,经过一段学习,结合自己在学校掌握的电路知识,很快掌握了使用方法和性能原理结构。
  在工作中,知道自己知识还有不足,又积极了解测井前沿知识,又参加了成人高考,进入河北科技大学夜校,取得了专科学历,紧接着又通过网络教育取得了本科学历,而且2008年还取得了物探工程师职称,连年在事业单位年度考核中被评为优秀。
  野外测井工作讲究团体作战,因为出门在外就这几个人,每天吃住在一起,可以说同甘共苦,不管哪方面出现问题,大家共同想办法,解决问题。有一年夏天,蒙特测井车走到山西一山区路段,由于山路蜿蜒崎岖,坎坷不平,仪器箱体受到颠簸而松动,夏日炎炎,刺烈的阳光照在身上,不动还出汗,我主动请缨,手里拿着扳手,钻到汽车底盘下,仔细寻找,在热浪中,汗水从额头流下,最后一身油污的我从车下钻出来时,问题解决了,大家也松了口气,又一路前行。
  因为有了充足的学习,才有了大量知识储备,工作起来也得心应手,2007年的一天,当时是为一家外资公司进行煤层气测井,仪器刚下井,但面板显示,井下仪器上传数据全无,外资人员和监理都在现场,如果仪器无法工作,此项测井任务将无法完成,还会给单位工程,单位声誉造成影响,怎么办?只能靠自己。我先将仪器无法提到地面,先下其它仪器,在这趟测井的同时,我打开故障井下仪器,凭着自己的经验,我判断应该是故障井下仪器传输部分出现问题,我小心翼翼的换下线路板中自己所怀疑的电子元器件,当重新下井时故障已经消除,而甲方人员和监理毫无察觉,他们对我们的工作也非常满意。
  2009年五一节,我带着测井车从河南往家里赶,由于完成测井任务圆满,又快到家了,心里美滋滋的,一会儿就到家了,可以看见自己可爱的儿子。突然手机响了,领导又下达了新任务,原来本部门另外一辆测井车在山西柳林给甲方福地公司进行煤层气测井,由于曲线资料有问题,被甲方驱逐出井场,要求另外派测井车,如果达不到要求,将会终止合作,领导要求我们不要休息,不要过节,直奔山西柳林,我和本车人员,看着高速往家的出口,默默地想着家人,毅然不停车,奔赴工地。到了工地后,和甲方人员交流后,得知确实是本部门那辆车测井有问题,我说,放心吧,一定给你们测好。然后赶忙布置井场测井,测完交完资料,甲方人员非常满意地说,以后就你这台车给我们测井,其他车就不要来了。
  2009年一天晚上,领导喊我到办公室,队里工程处在河南永城施工一口井检孔,要求井斜不超过三度,而本部门派去测井的测井车测出是二十六度,严重超标,队领队研究开会,已经接近完工的孔是否报废重新施工,一口井,上百万,队里很是纠结,决定让我再去看看,我连夜带着司机,到井场后已是后半夜,马不停蹄,立马干活,经重新测定,井斜不超三度,井检孔合格,工程处领导特高兴的说:“是你帮我们挽回了一口井啊”,接着他又说,既然你来了,再辛苦一下,那辆车测另外一地质孔,测了四五天测不下去,你再帮着看看,我说车是一样的车,仪器是一样的仪器,应该是一样的,我可以再试试。我还是用另外的那辆测井车,没有休息,直接去测井。我知道,测不下去有多种原因,最常见的是孔径垮塌造成的扩孔引起的,这时候下钻具没感觉,测井却往往遇阻,测井只有快速,才可能利用井下仪器自身的惯性冲过问题井段。我操作绞车,快速下放,小心翼翼,密切观察,到了问题井段,自己更加紧张,生怕也遇阻,突然电缆一松又绷紧了,测井车随之也晃动了一下,我知道,测井没问题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测井的同时也孕育着风险,2008年在山西介休测井,井下仪器被卡,提不上来,放不下去,这下麻烦了,仪器上还带着放射源呢,如果处理不上了,将是一场严重的事故,后果无法预料。我赶紧告诉钻机人员事情的严重性,指导钻机,想办法打捞,也因为有放射源,我丝毫不敢大意,一直不敢离开井场,到吃饭时在井场边上吃,该休息时也不敢睡,经过两天打捞,终于打捞上来,但由于钻机配合问题,电缆损坏严重,仪器也受伤了。我回家琢磨,碰到这种问题到底该怎么办?两年后,在河南永城测井,相同的情况又出现了,仪器又被卡了,这次被卡在三百多米处。而这个地区冲积层大多在四五百米,冲积层较软,如果电缆断了,钻具稍一挤压,仪器和放射源将了无踪迹,无法寻找。我吸取上次教训,对症下药。仪器卡在不同部位应该采取不同手段,像这种情况电缆绝对不能断,我反复和钻机人员交代小心,再小心。而仪器被卡应该是冲积层坍塌造成的,而冲积层最怕清水冲,我和钻机人员共同想办法,指导他们用螺丝头中心打眼装在钻机头上,顺着电缆而下,当钻具遇阻时,开泵用清水冲,经过两天反复下钻,当测井车其它人员休息时,我却一直跟在井场,最后终于完好无损的捞了上来。
  经过这么多年测井工作,足迹踏遍祖国大江南北,测井服务单位中除本队外有多家中外公司,有中联公司,远东公司,福地公司,亚美公司,格瑞克公司,壳牌公司······等等,也不知道测了多少口井,为一二九队创造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也为一二九队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也许正因为如此,2009年队里任命我为测井工程处副处长,也算有一个小小的成就。
  回想工作这么多年,付出了很多,得到了也很多,得到了丰富的测井工作知识和经验,得到了同事和领导对我的认可,也付出了很多,常年野外测井,陪妻子时间少,陪孩子时间少,想妻子怀孕后期时,我测井在野外,夜里感冒发烧,夜里一个人因怀孕不能乱吃药,忍受痛苦,独坐床头;而我此时正在那其冷的野地里紧张测井。当我接到此时妻子的电话也只能默默无语。当孩子学习时,而我却不能在旁辅导;当孩子上下学时,而我却不能配送;当节假日时,却常常不能陪他玩耍。想起来也时常愧疚。但我还是那句话,努力工作为了单位,也为了自己,只有单位繁荣,自己才能得到发展。
  我爱家庭,也爱事业!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88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63903709 邮箱:webmaster@cnacg.com

京ICP备05010121号 推荐显示器分辨率:1024*768 IE7.0以上浏览器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东路19号中国煤地大厦 100038 技术支持:北京国信大汉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400-608-1068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